世纪运河开工 中企面临大考

发布时间:2014-12-26       点击数:1638

       从邻接加勒比海的蓬塔戈尔达河向西,横跨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直到太平洋东岸的布里托河口,又一条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大运河于2014年12月22日正式开工建设。这条长约276公里、宽为230-520米、水深27.6米、有着9100艘/年通航能力的新运河,计划在5年内建成。它的最新发展在国际上引起巨大震撼。这不仅仅是因为该项工程耗资500亿美元,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工程之一,而且也不只是因为它将可能给尼加拉瓜和其他拉美国家带来特别的经济利益,或许更主要的是这个曾几何时让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垂涎”已久的世纪工程终于在一个神秘的中资企业手中梦想成真。


 HKND董事长王靖与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签署协议

一、谁是寻梦者?
       2013年6月14日,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HKND)董事长王靖与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共同签署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独家商业协议。协议授予HKND以排他的承建和长达100年的运营特权。此后不久,即7月30日,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王靖表示他“百分之一百”确信工程将于2014年12月开工,并将于5年之内,也就是2019年底之前完工。
       对于HKND和它的掌门人,国际媒体一度多有质疑,有评论者甚至讥讽该公司承接如此大的项目以及王靖的承诺是在开一个大大的“玩笑”。不过,工程如期开工后,王靖和他领导的公司的能力已经不是问题,人们开始关心的问题转到了HKND和王靖本人。尤其是联系到王靖和他个人控股的另一家公司大手笔投资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国际上更是猜测这位神秘商人的特殊背景。
今年42岁的王靖,从公开信息看其背景就像他自己对媒体说的“极其简单”,出身于普通家庭,目前是旗下有三十多家企业的信威集团董事长。虽然他没有完成非常系统的高等教育,但是在金融、矿业和通信等领域摸爬滚打20多年。这样的经历或许为他行事果断、视野开阔和出手不凡的个人特质奠定基础。
       2012年8月下旬,王靖在香港注册成立HKND,以准备在大洋彼岸施展拳脚。在不到两年半时间里,完成了考察研究、物色投资伙伴、项目签约和开工等运河工程的全部前期工作。相对于这项工程的规模而言,速度之快,实在令人眼花缭乱。美国曾经在19世纪初期就有了开凿尼加拉瓜运河的计划,在其后近200年时间里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付诸具体的行动。俄罗斯在前几年也对这项工程表现出极大兴趣,甚至显露出志在必得的信心。然而,因缘际会,笑到最后确是王靖和他的HKND。如果非要说王靖和他的HKND有什么特殊背景的话,那这个背景就是实力,即经济的实力和可能运用的技术的能力。在这个意义上,快速崛起的中国为王靖和他的HKND提供了这种可能,而王靖和他的公司正顺应了国家“走出去”战略的大趋势。换句话说,赶上了好时机。


                                                                            规划中的尼加拉瓜运河
二、世纪运河的经济价值和战略意义
       在经济上,尼加拉瓜运河的建成和运营首先将极大的改进国际海洋运输水平。
       1914年,被誉为“世界桥梁”的巴拿马运河开通运营。在已经过去的整整100年时间里,它在连接大西洋西岸国家,特别是美国东部地区与太平洋沿岸国家的海运交往中扮演了无可替代的角色。在其承载的全世界5%的贸易货运量中,美国与亚洲之间贸易货运量的23%都需要通过这条运河。美国东部经济的繁荣以及中美洲部分国家生活水平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条运河的存在。然而,100年过去,巴拿马运河已经不能够满足现代海运贸易的需要了。一个方面,它长期处在饱和状态,无法增加新的运力;另一方面,它的技术设计不能够适应当今超10万吨的特大油货轮的标准。尼加拉瓜运河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它不但是在运力上作为巴拿马运河的一种补充,而且在技术上更上一个大的台阶,为21世纪超大油货轮的畅通无阻提供可能。
其次,新运河的开通将直接惠及尼加拉瓜和更多拉美国家的经济发展。在全球范围,拉美国家在经济发展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方面都处于相对落后状态。虽然巴拿马运河给巴拿马这个国家带来直接利益,但是因为在100多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里它实际处在美国的控制下,大多数拉美国家获益并不明显。尼加拉瓜是目前世界上较不发达的国家,人均收入不到2000美元,排在世界第134位。可以预期,该国仅因运河的运营收益就可以较快的富裕起来。而其他大多数大西洋西岸的拉美国家也会随着对亚洲贸易的增加而提升自身经济发展水平。
       另外,从中国的角度讲,新运河将大大增强中国与美国东部以及多个大西洋东西岸拉美国家的贸易往来。一直以来,作为整体的大西洋西岸拉美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并不活跃,其主要原因之一是货物运输成本较高。新运河在帮助这些拉美国家将自己的产品便捷的运送到中国市场的同时,也将把中国丰富的价廉物美的产品推向大西洋西岸。
在战略上,新运河对于中国的意义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一定程度改变世界海洋贸易格局,并完善中国对外贸易投资布局。在全球海洋贸易中,除开美国,大西洋西岸各国基本上因为地理的不利因素多没有占据应有份额。随着新运河的使用,这种状况会有所改变。中国也会相应的增强在这个地区贸易和投资的存在。就投资而言,中资企业承建和运营新运河本身就是中国在海外投资上的大的突破,并有可能带来其他新的发展。
       第二,中国可以进口更多包括石油在内的战略资源,改变过度依赖其他地区的状态。在大西洋西岸拉美国家中,不少国家是资源大国。比如巴西和委内瑞拉。据报道,后者的石油资源可以与中东和非洲国家相匹敌。而巴西的矿产、石油和木材资源极为丰富,其储藏量名列世界前列。
       第三,改善中国与中美洲国家的关系。中国已经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仍然有12个拉美国家与中国没有正式的关系,它们主要分布在加勒比海地区,其中包括尼加拉瓜。中企承建新运河以及新运河的开通运营,一定会促进中国与这些国家间相互关系的改善。早在2006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曾表示,中国愿意和尼加拉瓜建立发展外交关系。想必新运河开工和建设将提供两国进一步接触乃至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契机。也不排除中国在条件成熟时更进一步发展与尚未有外交关系国家之间的包括经贸联系在内的关系。
三、还要面对的几个问题
       尼加拉瓜运河的开工,是中资企业在国家“走出去”战略下迈出的里程碑式的一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新运河工程的规模之大、投入的资金之多,以及运营周期之长,都是中资企业前所未遇的。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或问题或许都还在后面等待着。俗话说,一叶知秋。从现在看到的一些迹象判断,王靖和他的HKND可能会在下面几个方面遭遇难题。
第一,如何缓解或消除尼加拉瓜国内民众和国际环保人士的反对之声。
       计划中的新运河穿过尼加拉瓜心脏地带,特别是经过著名的“尼加拉瓜湖”。目前已经有不少尼国民众通过不同方式表示对这项世纪工程的质疑和反对。针对这一情况,王靖承诺将把环保作为工程项目的一个核心任务看待。他甚至这样说道:“我们清楚尼加拉瓜湖是尼加拉瓜人的母亲湖,就像中国人看待黄河一样。因此保护大湖环境一直是我们工程可行性报告的焦点之一。”“我将对出现的任何环境损害负责任。我已经告诉手下员工,如果我们在这方面犯错误,就会永远在尼加拉瓜教科书中留下骂名。”其实,如果出现环保的问题,其后果应该比王靖说的还要严重。那就是,中资企业的名声和中国国家的形象都会受到影响。
       第二,如何确保在100年时间里有效而稳定的行使运营权。
与其他地区一些国家比较起来,不少拉美国家在为外商提供的投资环境上通常存在一些相对突出的问题。这些问题主要由内外两个方面原因带来。一是外部强权势力干预其内政,二是内部政局不稳定,甚至发生内战。在历史上,尼加拉瓜都经历过了,而且不止一次。无论是外强入侵,还是内政变化,中资企业的投资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有的时候是致命的影响。在这一点上,中资企业在中东、非洲已经有过教训。
       第三,如何解决建设工程进行中以及项目运营阶段出现的经济争端。
       中国目前与尼加拉瓜之间不存在正式的外交关系,两国更没有可能签订任何双边投资协定之类的经济协议。新运河工程是在中资企业和尼国政府之间谈判达成协议的。这么大的项目,不可能不出现经济方面的争端。如果有了争端,中资企业的经济利益面临损失,如何解决?目前,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由投资者将争端诉诸国际仲裁法庭,但前提是投资者母国与东道国之间缔结有双边投资协定或共同参与了某一区域或多边经济协议。在没有这样的协定或协议的情况下,国际法庭不会受理争端,即使受理了也没有可适用的法律作为断案的依据。此外,现有的投资担保机制也不足以挽回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可能遭遇的全部损失。为保障HKND以及参与投资的各方经济利益免于风险,不能不未雨绸缪寻找一套应对问题的万全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