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心”

发布时间:2016-12-21       点击数:1209

       当今之世,文化日趋多元,在轰轰烈烈的国学复兴浪潮中,释门禅风似一股巨浪席卷神州,惊涛拍岸,影响颇巨。漫步在大大小小的书店,你会发现很多带有浓重佛语禅机的书籍列满书柜,其中不乏雄踞畅销书榜的名作,其风之盛可见一斑。    
       在读大学时,我就喜爱《指月录》、《五灯会元》里的禅宗小故事,所问精巧,所答惊奇,如香茗令人读来回味无穷,似良药让人阅后对治疑难。在诸多禅宗公案中,我最爱二祖慧可见初祖达摩一段。二祖为求安心法门,抽戒刀自断一臂供养达摩祖师,惊心动魄,禅机万象,似高深莫测,却也朴素真实。二祖慧可未入禅门之前,于儒家道德学养,道家练气功夫,释家诸多法门,都领悟得通,参悟得透,如此境界之人仍是心不得安,我等凡夫俗子又当如何呢?
       人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大千有情皆不能外。在江湖中,你我或挣扎,以苦为乐,甘之如饴;或迷茫,失魂落魄,终日惶惶;或逃避,孤芳自赏,遗世独立;或超脱,豁然悟道,无欲无求,更或是……呜呼!这天下熙熙攘攘,匆匆忙忙,人生似白驹过隙,尺寸光阴,所生为何?所归何处?此心究竟如何安放?人都说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那又如何是无愧我心呢?
       在《金刚经》中,释迦牟尼佛开示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是啊!过去已然一去不返,无踪可寻;未来终究始料未及,遥不可知;现在更是如漏倒沙,无从把握。既然过去现在未来三心皆不可得,又哪来的心可安呢?可此心难安却似巍巍泰山一般真真不虚,如如不动,屹立心头,挥之不去。
       我百思难窥各中堂奥。一日,读到《维摩诘所说经》,似有所悟。经中“佛国品”有言——“直心是菩萨净土”,僧肇大师对此解释道:“直心者,谓质直无谄,此心乃是万行之本。”此经“菩萨品”又言“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僧肇大师继续解释道:“直心者,谓内心真直,外无虚假,斯乃基万行之本,坦进道之场也。”依我看来,这里所说的“直心”应是指坦诚正直之心。从《维摩诘所说经》中的“直心”到《金刚经》中的“三心不可得”,两者并无二致,只是事物本源所呈现的两种不同的“相”而已。作为凡夫的我们,应循序渐进,身体力行,取“直心”而用,依“直心”而行。
       在寻常的工作生活中,如果细细体察,慢慢玩味,你会愈发觉得“直心”的妙处。对待亲朋好友要“直心”,相遇陌生大众更要“直心”,“直心”可拉近距离,消除芥蒂,增进情谊,温暖人心;对待生活要“直心”,对待工作更要“直心”,“直心”是安身之根,立命之本,兴业之基,齐家之楯。
       直心——我心向往之。
(财务部 周彤)


上一篇:凡星

下一篇:初航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