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世济看京剧“程派”的传承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6-12-21       点击数:710

       2016年5月8日,京剧程派艺术创始人程砚秋大师义女、程门五老之一的李世济先生人生谢幕,享寿八十三载!李世济先生私淑程砚秋大师,拜为义父,因程砚秋英年早逝,故其所得程砚秋大师的亲传不多,但其天资聪颖,颇有悟性,与丈夫著名琴师唐在炘共同探索开创的亮嗓“新程派”在改革开发后影响甚大,其主要传人如李海燕、李佩红及吕洋等,均为当代京剧程派艺术的领军人物!李世济先生一生传奇,毁誉不一。笔者作为醉心程派近二十载的戏迷,不辞浅陋,试以李世济先生为切入点,谈谈程派艺术的传承与发展。
       李世济先生的艺术风格宗法于程派,但别具一致,其“形”有程砚秋大师早年的影子,其“神”又似另起炉灶,别辟蹊径。李世济先生在幽咽婉转、若断若续的程派唱腔中,结合了自身嗓音高亮的先天条件,使演唱颇具爆发力,似借鉴了“尚派”青衣高劲清亮的行腔特点。李世济先生通过舞台实践,从剧本到唱腔都力求出新,按照自己的个人条件以及丈夫唐在炘的演奏风格,创造出了一种有别于传统程派的新风格。她将程腔大众化,普及化,更能为当代观众所接受,给程腔增加了新的活力和时代感,故有亮嗓“新程派”之称。但笔者认为李世济先生的亮嗓程派声腔特点有别于程砚秋大师早年似摧山裂石、响遏云霄的传统程腔艺术,其更突出了唱腔中的爆发力,而弱化了唱腔中的穿透力,在很多老程迷看来,确有“过犹不及”之嫌!李世济先生对于很多传统程派剧目的创新改编也褒贬不一,誉者称其大胆革新,努力探索,毁者称其糟蹋经典,离经叛道。毕竟创新的尺度极难把握,更何况是舞台上经过强锤百炼的经典剧目。当然,李世济先生对传承和推广京剧程派艺术所作出的贡献不容抹杀!
       亦或许程派艺术太过博大高深,在表演上无论眼神、身段、步法、指法、水袖、剑术等方面都有一系列的创造和与众不同的特点,使得程派艺术像一座不可逾越的丰碑,供后人望其兴叹!所以,尽管近些年也有不少新创作的程派剧目问世,但都难成经典,渐渐为世人所遗忘。笔者认为,究其原因至少有二。其一,对经典程派艺术的继承严重缺失。当下,程派继承人能演的剧目无非《锁麟囊》、《荒山泪》、《春闺梦》等几出经典程派戏,而程派艺术宝库中不仅有传统戏《武家坡》、《贺后骂殿》、《三击掌》、《玉堂春》、《汾河湾》等侧重唱功的青衣戏,也有《游龙戏凤》、《虹霓关》、《弓砚缘》等侧重于表演念白和武功的花旦、刀马旦戏。程派的昆曲戏《闹学》、《游园惊梦》、《思凡》等也极具功力。程砚秋大师在建国前编演的《红拂传》、《花舫缘》、《鸳鸯冢》、《青霜剑》、《文姬归汉》、《女儿心》、《亡蜀鉴》、《碧玉簪》、《马昭仪》、《玉镜台》、《赚文娟》、《聂隐娘》、《梅妃》、《沈云英》、《孔雀屏》、《玉狮坠》、《龙马姻缘》、《梨花记》、《风流棒》、《勘情记》、《陈丽卿》等一批新戏都极具艺术魅力和特色,目前很多已成为广陵绝响。 其二,由于继承缺失所导致在创新方面的先天不足,极大的制约了程派艺术的发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扎实牢固的基础,想在程派艺术这座博大精深的丰碑上添砖加瓦,无异于缘木求鱼。所以,目下所“创新”出来的新剧目,无非是旧瓶装新酒,难有实质性的创新。
       笔者窃以为京剧艺术的“发展”,核心在于“创新”,从而跟上时代的步伐,不被历史淹没。而这种“创新”在一定意义上是一种“超越”,这必须以对“传统”完整的继承和充分的驾驭为前提。只有充分的继承了先人的经典,才可能创造出属于今人的经典。
(财务部 周彤)